对不起,我的朋友们

被指名点姓而气得一塌糊涂的小八和lorian,还有鹤

我为使用了逢场作戏这个本意是侧重做戏敷衍的词而道歉。

我不信仰权威因此在某些时候连语言也不肯正确使用,在既有的词汇中加入了自己的理解,而把片面的解释不作注解地呈现给你们,是我的疏失。对不起,让你们难受了。

在我的眼里生活就是演戏,我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扮演每一个角色。对有的人用心地做到最好,对有的人敷衍一点,是程度和诚意的不同。

对于你们,我强调的是逢场,在怎样的场合下,做怎样的事,予以怎样的回应。

如果说我把跟伙伴的相处当作持久战,那么朋友就是遭遇战。

例如这次,我写了天怒人怨的日志,我就来开新闻发布会。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有事件,才有反应。朋友是一种条件反射,就好像看到香烟就想起哈博克,而没有看到香烟的时候,我想到的是佐。

过了这个事件,我就不再无缘无故地提起,尽管这次做得过火,也不会成为一个跨越不过去的坎。因为是朋友,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交集,一次又一次的遭遇,又再来打过。朋友之间不计前仇,抱歉我如此厚脸皮地要求你们的理解和原谅。

我不是不心疼我的朋友。是我没有那么多精力,你们也没有,因为有更重要的人,谁都有自己的持久战,因此我们的交流,嬉笑怒骂,局限在某些可以碰面的场合就好了。这样才能尽全力。

如果付出太多,我会怨恨,因此我宁可保持自己的脚步,让自己能够更从容,更能有效地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我设限了,因为我希望对朋友也一样可以尽全心地去爱。

小八,你说宁可希望我每次都是真心。你没有错,我的确是在这样做的。无论做什么事情,我都很认真。哪怕是不在意的人,我去敷衍他,我也是在认真地做到足以敷衍的程度。

我没有不把你们当一回事。

银英里,罗严塔尔为了向皇帝致敬而扬起反叛之旗,那是因为他尊敬莱茵哈特。你们是我的朋友,任何时候在何处遭遇,希望都还能够打一场不留遗憾的漂亮的战役。



浅野一弥
正色 上
[PR]
by shawey | 2007-04-29 19:31 | 浅野


我是寂寞,那又怎么样? >>